孝感唯一新聞網站
新聞熱線:0712-2477859
廣告服務:0712-2477859
主管:中共孝感市委宣傳部    主辦:孝感日報傳媒集團
來自醫療救治一線的報道②
刀尖上的“逆行者”
——探訪孝感市中心醫院新冠肺炎急危重癥隔離病區
2020-03-07 09:28:29    來源:孝感日報

1.jpg 

醫護人員檢查救治設備運行狀況。(記者徐文 攝)
 

2.jpg

在孝感市中心醫院隔離ICU,兩名醫護人員正在準備營養液。

  記者周應濤 侯伶俐 徐文 通訊員郭剛
 

  孝感市中心醫院隔離ICU(急危重癥隔離病區),由急診ICU改造而成,設在急診樓5樓,收治的都是確診的新冠肺炎急危重癥病人。全孝感市僅此一間隔離ICU,全市所有急危重癥病人均集中在此。
 

  這里,每時每刻都在上演著生死較量。住進隔離ICU的每個病人都處在生死邊緣,他們無一例外都進行了氣管插管,在這里工作的醫護人員面臨著最高的風險,猶如在刀尖上與病毒搏殺。
 

  進病房前——

  層層把關嚴密防護
 

  3月4日下午2時左右,經過仔細溝通,記者進入孝感市中心醫院,實地探訪隔離ICU(急危重癥隔離病區)。
 

  剛到醫院,記者就目睹了令人難過的一幕:幾位全副武裝的醫務人員將一具遺體從隔離ICU抬出來,運送上車。次日,我們在孝感市疫情防控日報上看到,這是一位來自安陸市的病人。
 

  在醫院門口,我們也看見幾位出院病人提著簡單的行李走出普通隔離病房。他們將在14天隔離觀察期滿后與家人團聚。
 

  此前,記者自行學習了穿脫防護服的要點,但進隔離ICU時,心里還是有點緊張,再三提醒自己一定要注意防護。
 

  乘電梯上急診樓5樓,隔離ICU的護士長已等候在門口。她再三叮囑記者要注意做好個人防護,并安排了一位院感老師來指導,正在休息的男護士劉天看到后也主動過來幫忙。
 

  按照隔離ICU的規范流程,記者先貼身穿上消毒過的手術服,換上干凈的鞋子,接著按步驟穿戴防護裝備。
 

  穿鞋套,戴N95口罩,戴帽子,戴雙層外科手套,穿兩層防護服,戴眼罩,戴面屏……一個流程下來,步驟多達13步,這還沒算上必須要頻繁進行的手部消毒。院感老師十分仔細,每一個步驟都認認真真地指導,并用膠帶幫記者纏好了腳套、手套等連接處,連口罩鼻梁處也加了一層固定的膠帶。
 

  剛穿好防護裝備,憋氣的感覺已經非常明顯了。院感老師說:“覺得憋氣是正常的,能自由呼吸那就不對了。”
 

  再次檢查后,他們讓記者下蹲、伸手檢查舒適性,以免穿得太緊扯破暴露。一蹲下來,整套防護服便像充氣似的鼓起來,他們滿意地說:“可以進病房了。”
 

  病房里——

  全是氣管插管的危重病人
 

  依次穿過緩沖間、半污染區等,推開最后一道藍色的門,進入污染區,隔離ICU病房映入眼簾。寬敞、明亮、整潔、安靜,是記者的第一印象。
 

  幾位全副武裝的醫護人員在里面忙碌著。有的對著電腦看資料、寫資料,有的奔走在各個病床前調整設備,還有的拿著拖把小心翼翼地清理地面。
 

 

  記者數了數,這里一共住著6個病人。而醫護人員至少有7人,看不清他們的臉,只有防護服上寫著的名字:劉成奇,周幻幻,廖朵……
 

  病房里很安靜,大家走路都很輕,除了呼吸機運轉的聲音,就是醫護人員偶爾低聲交流的聲音。除了默默地觀察,記者也不便多打擾他們。偶爾詢問,他們答復的語速都很快。
 

  病區里最年輕的,是5床這位46歲的女士,危重型新冠肺炎,合并呼吸衰竭,救治多日效果不理想,一天前進行了血漿療法。
 

  “匡燕(化名)!匡燕!”護士長走到她床前,緊握著她的右手,一遍又一遍地喚著她的名字,聲音溫柔而堅定,“你曉得嗎,我們給你輸血了,你好多了!你肯定會好的!匡燕!匡燕!你把我的手捏一下好嗎?再來一下!好,再來一下!”
 

  記者清晰地看見,這個昏迷中的女士,在護士長的呼喚下,右手真的在微微地用力。這樣一種堅強的力量,令人心潮澎湃。
 

  這樣的一幕反復出現。每隔一段時間,護士長都要上前和她互動一會兒。
 

  她會挺過這一關嗎?奇跡會發生嗎?5日深夜,記者和護士長電話聯系,她高興地說,匡燕已經睜開眼睛了,手也轉暖了!
 

  走出病房——

  一支筆一張紙都不能帶出來
 

  隔離ICU的醫護人員每隔4小時輪班一次。每天,他們要給每個病人翻身和拍痰至少2次,穿著防護服,忙下來每個人都是一身汗。
 

  記者穿著防護服進入病區后,對他們的幸苦略有感受。剛進病房不到10分鐘,記者就感覺很熱,護目鏡開始起霧,呼吸也明顯困難起來。全程都在聽自己的呼吸聲,大口喘氣,而且都是張著嘴呼吸的。
 

  腦中浮現出頭一天在重癥隔離病區采訪時的片段:一位呼吸科的護士講到,當她們在防護裝備里胸悶氣喘時,護士長卻說,正好體會到患者的難受,往后一定要更有耐心地對待患者。
 

  大約30分鐘后,記者感覺鼻梁被護目鏡壓得很痛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戴著近視眼鏡,所以痛感明顯,而且一直在持續增強。
 

  院感老師要求,隔離病房不允許攜帶任何個人物品進去,病房里的一張紙也不能帶出來。所以記者采訪用的筆和紙都是在病房里借的,采訪完畢就用唯一的“特準設備”——一部相機,拍下所有的文字記錄。
 

  接下來是整個防護中非常關鍵的一步——脫防護服。墻上貼著整個流程提示,記者一一照做,護士長全程悉心指導。手消、剪開腳套;手消、摘面屏;手消、閉眼、摘眼罩;手消、小心翼翼脫防護服……這個過程花了一個小時左右,所有步驟要求慢點再慢點,細心再細心,千萬不能出差錯。
 

 

  從醫院采訪出來,已是將近晚上8時。


[參與互動,請訪問槐蔭論壇]
(責任編輯: 張高遠 )

關于我們 企業郵箱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友情鏈接申請

投稿郵箱:xgw888888#126.com (#改成@)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違法與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712-2477859

建議使用IE7及以上版本瀏覽器

Copyright © 2004-2018 孝感日報社·孝感網 All Rights Reserved

鄂網備案證編號420901 鄂新網備字[0701]號 鄂ICP備05003937號-1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:鄂備2014013

鄂公網安備 42090202000008號

欄目域名合作:0712-2477865 業務聯系:0712-2886406

ios聊天赚钱软件叫什么